虎林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90后母亲遇煤气爆燃全身大部分烧伤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11:43:25 编辑:笔名

  90后母亲遇煤气爆燃全身大部分烧伤

  “咱家穷,没有那么多钱,就不要给我治了。”“不,闺女,就是砸锅卖铁,也要把你救过来。”这是昨天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一对父女的对话。他们来自连云港市东海县农村,父亲叫朱孟法,女儿叫朱文雯。朱文雯的儿子才11个月大,5月28日早上,儿子饿了,文雯到厨房煮鸡蛋,没想到煤气已严重泄漏,刚扭动开关就发生爆燃。随着一声巨响,她倒在血泊中,全身80%烧伤。医生称,如没有感染和并发症,治疗费至少需要80万元。深知家里困难,文雯提出放弃治疗。

  “你才21岁啊,我不能没有你这个女儿,11个月大的婴儿也不能没有妈妈。”朱孟法哽咽着说。

  □现代快报 赵守诚实习生 焦旻洁

  飞来横祸

  到厨房煮鸡蛋时煤气爆燃

  文雯出生于1991年9月,父母是东海县青湖镇西丁旺村农民。初中毕业后,文雯考取南京一所中专学校,学的是勘探专业,毕业后到苏北灌南县一家快递公司工作。2010年,她与相恋多年的男友小沈结婚了。男友是灌南县人,两人是中专时的同学,男友毕业后在灌南一家单位开汽车。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每月2000多元,虽然生活清贫,但小两口却很知足。去年,文雯生了个胖小子。

  灌南与娘家东海相距150多公里,文雯嫁到灌南后,有空就回东海看望父母。这段时间,单位事情不多,5月26日,她请了假,带着孩子回娘家探望,不料却遭遇飞来横祸。

  文雯的父母住在一栋两层的小楼里,哥嫂住在楼上,文雯带着孩子住在一楼。5月28日早上4点多,孩子突然哇哇大哭,刚断奶不久,文雯知道孩子饿了,就到旁边的厨房准备给儿子煮鸡蛋吃。厨房就在小楼的旁边,煤气灶在厨房门的后面。

  文雯独自进了厨房,拿出鸡蛋,随手关上门,来到煤气灶旁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时煤气已严重泄漏。4时55分,当文雯扭动煤气灶开关点火时,突然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厨房内腾起一团大火球,文雯当即倒在血泊中。厨房内所有灶具和锅碗瓢盆都被烧毁震碎,厨房的门被推出20多米远。

  朱孟法说,煤气爆燃声很响,几乎全村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,家人与村民赶紧跑了过来。只见文雯神志恍惚,衣服都被烧掉了,身上焦糊一片。家人将她扶到院内凳子上坐下,她张开双臂,四肢不停颤抖,哭着说,“爸,我痛啊,实在受不了了。”昨天,说起这一幕,朱孟法号啕大哭,“看到女儿浑身颤抖地喊痛,我的心都碎了……”

  伤情严重

  全身80%烧伤需多次植皮

  村子离东海县城有20公里,120急救车一时赶不过来,朱孟法找来一辆面包车,早上6时许,将文雯送到东海县人民医院。医生当即展开急救,在文雯度过休克期后,当天下午,县医院派出急救车将她紧急送到江苏省人民医院。

  当天晚上,文雯住进省人民医院特殊病房。医生在诊断证明书上写着,全身80%烧伤,面颈部、腹部、背部、双上肢及双下肢均被火焰烧伤,属于特重度烧伤,病情危重,治疗费用高,随时有生命危险。医生称,如果没有感染和并发症,至少需要80万元。

  为何需要这么多钱?医生说,特重度烧伤的治疗十分复杂。先要手术切掉被烧坏的皮肤,用猪皮包扎伤口。等伤口处的嫩肉嫩芽长出来后,再把猪皮揭掉,用伤者自己的头皮移植种上。每次取出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头皮,分别补在四肢、腰、腹等被烧坏的部位,头皮种活后,会慢慢生长,结疤。由于头皮面积有限,头皮被移植一次后,要等上一段时间,等新头皮长出来后,再进行移植,这样分期分批一共需要移植3次。

  文雯被烧伤后,父亲第一时间打给女婿。小沈驱车150多公里从灌南县赶到东海县人民医院。当天下午,他将妻子送到省人民医院,一连几天,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妻子身边。晚上,他就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搭个地铺,却整夜睡不着。其他病人家属看到小伙子伤心的样子,就劝朱孟法说,“你那个女婿一夜没睡觉,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

  儿子才11个月大,刚会喊妈妈。这几天,文雯一直念叨着要见儿子一面。昨天一大早,公公、婆婆将孩子带到南京,担心孩子进入病房,伤口会感染,家人用拍下孩子的照片,拿进病房。看到儿子可爱的照片,文雯高兴得眼泪直流。在医院只待了一个多小时,当天又带孩子回灌南了。“听说医疗费还差很多,他们赶紧回去筹钱,明天一早就送来南京。”朱孟法说。

  孝顺女儿

  每次回娘家家务活全包了

  说起这个女儿,朱孟法直抹眼泪,“我这个闺女特别懂事,心细,去年我到东海医院检查,怀疑是肺癌,医生让我到连云港复查,文雯知道后,连忙从灌南赶到连云港来照顾我。幸好检查结果不是癌,只是有点炎症,她这才体贴地陪我回家了。”每次回到娘家,文雯把家务活全包了,看父亲身上衣服有些脏,硬扒下给洗了,连哥嫂的衣服都洗了。

  文雯很细心,特别体谅人。昨天上午,她在手术后醒来,声音微弱地说,“爸,我没事,你要睡觉,要吃饭。”知道家里掏不出巨额医疗费,文雯数次提出放弃治疗。“爸,家里没钱,不要治了。”“你放心,一定要给你治好伤,我们不会放弃你的。”皮肤移植费用高,文雯对父亲说,“那把脸上的伤给我治好就行,其他的就不要管了。”

  朱孟法看了心酸,可拿出家里所有积蓄,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才凑到10万元。

  女儿伤势严重,朱孟法不敢告诉在东海的妻子。每次打,妻子就一个劲地哭。“我只得骗她,没事,没事,南京的医生水平高,文雯的伤情一天好过一天,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。”放下,朱孟法脸上都是泪。

  “我和妻子最疼文雯了,我跟医生说,不管花多大代价,一定要救活我这个孝顺女儿。”朱孟法哭着说。

  陷入绝境

  80万元医疗费难倒这个家

  朱孟法告诉,家里厨房的煤气钢瓶都是从镇上买回来的,事发前没有任何泄漏征兆,也没有闻到什么味道。究竟为何会爆燃,大家都觉得奇怪。由于查不出原因,也无法向换气点索赔。

  文雯的娘家和婆家都不富裕,朱孟法在镇上小学做门卫,月收入2000元左右,家里有3亩地,妻子在家务农。文雯在南京上了3年中专,花掉3万多元。前几年,文雯的哥哥借了4万多元,到新加坡打洋工,但很不顺利,回国后到现在还没还清债。文雯的老公给单位开车,还是临时工,收入很低。文雯的公公婆婆都是农民,公公农闲时做清洁工,家境窘迫。对他们来说,80万元医疗费简直是天文数字,让家人愁眉不展。

  “希望好心人伸出援手,帮我们渡过难关。”朱孟法说。

中药方剂
国际
摩羯座